关灯
护眼
字体:

172|4.1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73_73982第一百七十一章藏冬

    这天他出乎意料醒得很早很早。

    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段时间的怔,然后才掀开被子下了床,他光着脚走到窗户边,昨夜睡前忘记阖上窗帘,玻璃被室内暖气蒙上一层薄雾。

    外边还是朦朦胧胧的亮,见闻色感知范围内却传来许多的声音。

    自遥远另一端滚滚而来的潮汐,踩着浪尖呼啸盘旋的风,军靴踏过地面发出咯吱声,天际飘落的雪花无声无息堆积,挂在屋檐的冰锥一点一点生长壮大。

    他下意识推开窗户,视野抬高些,天穹是铅灰色,遥远的高空落着似乎永不停歇的雪,目光所及白茫茫一片。

    极远处,雪落得最薄的地方有一块突兀焦黑,看在黄猿的眼里,那里就象一道旧伤疤,每多看一眼,记忆就被凌迟切割一次,甫一触动立刻疼痛入骨。

    马林弗德战后休整,消失的城镇建筑与军事堡垒逐一重建,虽然无法真正恢复元气,经过两年休养生息,这座岛屿也渐渐重新变得繁华。

    只有那块区域,时至今日都无人打理,两年前,顶上战争当日,海军大将赤犬萨卡斯基阵亡的位置,直到现在仍旧保持着当日旧貌。

    那天之后过去多久?直到今日…也有两年了吧?

    可无论过去多久,无论他做过多少次心理建设,仍是毫无效果,每当目光触及那人最后消失的地点,他就恨得心都要滴出血来。

    而那种憎恨伴随着深刻疼痛,同时糅杂无比疯狂,在她又一次出现之前,直到他们呼吸断绝,永远都无法平息。

    黄猿怎么能不恨?

    他们甚至为她奉上一切,她偏偏就弃之若蔽。

    她明明可以有未来,最终仍是自愿步入黑暗。

    最先动心的人一定是输家,最后留下来的人,也一定最痛苦,这些道理黄猿不相信她不知道,她只是任性,不顾他们的死活。

    而为什么,他们没有发疯?

    黄猿心想,大概是为了她最后的那个承诺。

    她说,‘如果活下来,我们就在一起吧~’

    她消失之前托在手中的,是他和青雉留给她的书信,那个许诺,自然也应该是给他和青雉的,就算自我欺骗,他们也这样告诉自己,并且深信不疑。

    他们从那天开始就沉醉在她许下的幻梦里,浑浑噩噩恍恍惚惚,明知道那份期望最后或许饮鸩止渴,仍是不愿苏醒。

    有时候黄猿甚至怀疑,那人之所以许下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承认,其实也不过是她给他们的一种安慰,她只是不想他们发疯,所以才撒谎。

    她知道他们会当真,象溺水之人死死抓着手中的稻草,即使最终逃不过沉沦结局,虚幻假相被粉粹之前,也还是装作那是真实。

    所以,她给予遥遥无期的承诺,叫他们满怀希望等下去。

    …………

    草草梳洗一番,他随即急匆匆走出私人居所,前往办公室。

    为了节省时间,黄猿甚至跃到半空,踩着空气急速前行。

    沐浴在不巧碰见的巡逻队伍目瞪口呆的视线里,纵身掠过无数建筑物屋宇,花了几分钟,他踩上本部办公大楼,他那间办公室外的长廊。

    先掸干净一路疾奔沾染到雪花,随即拉开木质门扉。

    室内沙发一角早就有人等着,听到声响却不动也不言语,保持着面朝另一侧窗户的姿势,安安静静如同雕塑一般端坐。

    缓缓地踱过去,垂下眼帘扫了眼茶几上胡乱放置的杯皿,黄猿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只是跟着坐到对面位置里,同样把目光放到窗户上。

    他知道同僚一早等在这里的理由,因为他同样期待。

    静默的时间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天空渐渐明亮,敞开的窗户外,金红日光晕染天穹,雪不知不觉停了,今日居然是难得一见的晴朗。

    透过眼睛余光,黄猿看到对面沙发上的同僚面上居然有浅浅的愉悦,快两年了,这是库赞第一次露出接近笑意的神色。

    自从那人消失,青雉也被他自己的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冻结一样,整个人变得象雕塑,除了还维持生命,甚至连开口说话都很少很少。

    象这样融冰一般,为的也不过,今日许是比较特殊的一个日子。

    而黄猿同样期盼,他们彻夜不眠,天没亮就迫不及待等在办公室里,只因为或者…她的承诺能够实现,在被世界历史记录为[顶上战争]的重大事件结束整整两年的今天。

    …………

    两年前顶上战争结束,不到十天功夫,蒙奇.d.路飞再次闯入马林弗德,同行的还有当年超新星的之一,北海海贼特拉法尔加.罗,自动放弃王下七武海头衔的海侠甚平,与冥王西尔巴兹.雷利。

    不巧那天马林弗德防卫空虚,海军高层将领都身在它处,黄猿收到消息的同时也看到报纸上铺天盖地报道,关于‘十六声钟响’新旧时代交替的猜测。

    只是对于黄猿来说,序幕或者祭奠,都不在他关心范围内,他只抓住一个重点,冥王西尔巴兹.雷利踏足马林弗德的理由。

    舆论媒体纷纷做出猜测,黄猿却认为那些揣度似乎都不正确,他反而更相信彼时留守的士兵给的答案,当年海贼王的左膀右臂,冥王西尔巴兹.雷利,为了那人前来马林弗德。

    可惜那时候黄猿远在别处,无法及时赶回,等到终于结束手中任务返航,冥王西尔巴兹.雷利已经没了踪迹。

    超新星们陆续进入新世界,有的海贼团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有的却更进一步开始涉足新世界大舞台。

    红心海贼团团长,死亡外科医生,特拉法尔加.罗出乎所有人意料,主动向政府献出一百颗海贼心脏,换得王下七武海头衔。

    海侠甚平也回到鱼人岛,放弃王下七武海头衔之后,失去世界政府给予权柄,太阳海贼团收敛行迹,行动范围只分布鱼人岛附近。

    启航伊始就新闻不断的东海年轻海贼却销声匿迹,连同他的海贼团其他成员,象是真的被击溃一样,一丝一毫音讯也没有。

    …………

    那天算起来整整一年半时间,海军与世界政府找不到关于冥王西尔巴兹.雷利的丝毫线索,香波地群岛冥王居所,只有他妻子夏琪留守。

    另外还有一个人也不见踪影,草帽小子蒙奇.d.路飞。

    直到一年半之后,某个深夜,马林弗德来了位不速之客,那晚黄猿与青雉见到被卡普悄悄带着前来与他们见面的冥王。

    天亮之后冥王离开,那天起,黄猿与青雉,两个海军大将就寸步未曾离开马林弗德,等的只是今天这个日子。

    …………

    两年时间可以转眼即逝,也可以发生很多事。

    当日大事件结束,战国元帅向全世界宣布答案:海军胜利。

    只是那份胜利有些惨淡。

    严格来说,根本算是平局。

    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死亡,白鲸莫比迪克势力遭受重创。

    海军却也失去了参战近三分一人数的精兵强将。

    最高战力之一,大将赤犬萨卡斯基阵亡。

    王下七武海之一,黑胡子马歇尔.d.蒂奇,死亡。

    维持局势的三大势力阵营接近崩溃。

    过了没几天,战国元帅前往圣地玛丽乔亚,准备向世界政府提出辞呈,以示对这场战争负起责任。

    因为秘密收养海贼王之子波特卡斯.d.艾斯,加上亲孙子草帽小子蒙奇.d.路飞,卡普中将相当于被停职。

    战争结束那天起,全世界陷入动荡。

    正如战争开始前海军高层预料,海贼阵营纷乱不堪,所有矛盾都聚集到四皇之一的空缺上,可同样也有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情况发生。

    另一种争端,源头多少与那人,妮可.罗宾有关。

    她的能力,她与海贼王的旧事,她在伟大航道前半段掀起的种种,都在那日战国元帅通告全世界关于她的身份之后,而波澜再起。

    从四海到伟大航道,数也数不清的家伙挑起骚/乱。

    很快局势乱成一锅粥,失去绝对压制的秩序一度徘徊在彻底崩溃边缘。

    更雪上加霜的是,战国元帅辞职,卡普中将解甲归田,短时间内缺失两位磐石砥柱的海军阵营开始摇摇欲坠。

    原本已然同意战国元帅辞去职务的世界政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