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 大结局下猎君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殷崇诀忽的想起什么,侧目凝眼看向面容悲恸的岳蘅,两双刻骨的眼睛冷冷对峙着,就像是在绥城密林边,殷崇诀趴在崔文的肩上,侧着腮帮看着这个不知从何处来的可人少女。数载过去,仍是两双相同的眼睛,眼里的倔强,从未改变…

    “皇上…该如何是好?”丁宁鬓角滴着大颗的汗珠战战兢兢道,“雍城是梁国以北第一重城,雍城一失,便是不好办了,谁能想到…竟会这样快…”

    ——“都怪大哥太过优柔!”殷崇诀怒喝道。

    “别人都是错,别人都是亏欠了你…”岳蘅痛心的看着面容扭曲的殷崇诀,“直到你大哥死在你手里,你还是会把过错推到他的身上…殷崇诀,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殷崇诀狡黠的黑眸打量着大眼含泪的岳蘅,指尖按住了她就要滑落的眼泪,蘸着湿润凑近自己的唇尖,**惜的吮吸着道:“眼泪咸涩,但阿蘅的眼泪却是甜如蜜水,因为二哥每每看见你,心里都如蜜糖一般甜蜜,有阿蘅在,二哥还有什么好怕的…是不是?”

    殷崇诀挥开绢白滴血的龙袍,迈出了凤鸾殿,殿外的云修看着迎风英挺的殷崇诀,剑眉扬起像是要刺进自己的鬓角,云修想跻身上前,可唰唰几声颈边已经架上了脱鞘的剑刃。

    ——“殷崇诀!还不快放了我们!”云修怒骂道,“你云爷爷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卑鄙小人!”

    殷崇诀看向宫门外,淡若道:“把云修押入牢中,去见见他的老朋友。”

    ——“末将遵旨。”丁宁恭敬应着,瞥了眼一旁的岳蘅,低声探问道,“岳小姐…带去何处?”

    殷崇诀做出蹙眉深思之状,盘弄着自己的指节道:“朕与阿蘅久别重逢,又到了一处…你说,该把阿蘅带去哪里?”

    丁宁暗暗一顿,俯首道:“末将…知道该怎么做。”说着伸手道,“岳小姐,请。”

    殷崇诀身姿不动依旧站立在凤鸾殿外,岳蘅理了理褶皱的黄衫,面容澄定的跟在丁宁身后。

    云修见岳蘅径直被丁宁带走,惊呼道:“少夫人,少夫人!殷崇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殷崇诀冷冷看着暴怒的云修,厌恶道:“那厮再胡言乱语让人不得清静,就割了他的舌头吧。”

    侍卫们押住挣扎的云修往天牢去,云修扯着臂膀张望着岳蘅的身影,那一抹黄衫停在了大殿白玉栏杆的拐角处,岳蘅顿住步子转身看向殿下被押的难以动弹的云修,竖起食指贴近红唇,星目湛湛,似有言语。

    云修止住挣扎和骂声,任凭被人押往牢中去,唇角满是不羁,似笑非笑。

    天牢里。

    ——“给我进去!”狱卒把云修推进牢房,搓了搓手心啐了口满是草屑的牢地。

    大牢里已经关了不少人,见又进来一个,吴佐诧异的看去问道:“你是哪位军中的将军?”

    ——“老子是你云爷爷!”云修抬起头忿忿道,“吴佐你竟还没死?”

    “云修!?”吴佐瞪大眼惊道,“云修,你怎么被关进梁宫的天牢?还是皇上…已经兵败?”

    “我呸!”云修狠狠骂道,“皇上百战百胜,哪里有吃过败仗?皇上三日已经拿下雍城,正往梁都来!一个个都精神着点儿,谁都不准死!”

    吴佐一众听云修说清这几日的变数,皆是短叹长嗟,牢中陷入了不尽的唏嘘…

    “殷崇旭…死了?”吴佐怅然道,“他也是个可怜之人…黄袍加身殷崇旭也是被殷坤和自己弟弟算计逼迫,如今更是死在自己亲弟弟手里…可怜了他徽城的妻儿。殷崇旭戎马数载,是个难得的帅才,想不到竟是落得这样的下场。”

    云修忆起往日与殷崇旭相处的种种,桀骜的眉眼也是露出不少憾意,沉默片刻,云修蹦起身子道:“皇上步步逼近,殷崇诀走投无路之时一定会杀了我们,大家要想不坐以待毙,就得照我说的去做。”

    “你?”吴佐疑虑的打量着两手空空的云修,“不是不信你,这会子的云修,也是没有利爪的猛兽,怕是自身难保吧?”

    云修见吴佐半信半疑,倒也是不恼,眨了眨眼道:“你忘了我是什么出身?”云修把手指伸进口中,从舌根下摸出一截铁丝,得意的在吴佐眼前晃了晃,指向了紧锁的牢门。

    吴佐双目绽出惊喜,身后的众人也顿时抖擞起身,暗搓搓的揉着早已经麻木的手腕。

    云修瞥了眼牢门外,压低声音道:“少夫人早已经和我商量好,若是我们出不了梁都,便顺势入宫来,我想法子救出你们,少夫人…”云修忽的又露出担忧之色,“便从殷崇诀身上…下手…”

    吴佐攥紧拳头道:“只要牢中的将军们能活着出去,城外大军还是大周皇上的麾下,到那时,殷崇诀和殷家堡那帮子人哪里还能驾驭的了半壁江山?云修,咱们何时动手?牢里的都是柴家军数得着的猛将,个个可以以一当百,定是能杀的出去的!”

    “就是今夜!”云修咬牙道,“不能拖了…就算咱们能等,少夫人也等不了吧…”

    梁宫,良宵殿。

    ——“还记得…”殷崇诀换上明黄色的玄端锦袍,一副家常模样悠悠踱近桌边坐了许久的岳蘅,“大哥新婚那晚,我与你说,用不了多久,你我也会有这样的洞房花烛。这一等,就等了两年不止。”

    见岳蘅一动不动只字不语,殷崇诀拖出凳角与岳蘅面对面坐下,端详着眼前女子秀美如昔的面容,痴然似梦中一般。红烛摇曳,在岳蘅脸上**出靡丽惑人的亮泽,殷崇诀仿若又想起了那一夜,他探头想亲吻自己深**的女子,可她娇羞的推开自己,面颊绯红一片。

    仿佛昨日一般,又仿若隔世难寻。

    “你和柴昭成亲,为他生子,甚至愿意与他共赴黄泉…”殷崇诀执起桌上的酒壶仰头灌下,“你心里那个人怎么会是他?你心里该有的,是二哥!二哥不愿弃你,二哥的放手,是为了有一日给你更多的荣光,就像…今日!”殷崇诀按下酒壶大笑出来,“二哥坐拥梁国,与柴昭已经是伯仲之间,他可以做到的,我殷崇诀一样可以。阿蘅,你记不记得我与你说过,纵使一死,我殷崇诀也要做一番大事名留青史,就像你爹靖国公一样…阿蘅,二哥说到做到,你答应我的,又能不能做到?”

    “我又答应过你什么?”岳蘅垂下长睫看着就要燃尽的红烛。

    “你答应过我的!”殷崇诀使劲扳住岳蘅瘦削的肩膀,“你答应过我,不会离开绥城,不会离开殷家堡,会留在二哥身边,再也不离开!”

    岳蘅看着殷崇诀露出凉薄的耻笑,推开他的手道:“我留在那里,也是为了等柴昭来找我,武帝御前我与柴昭的婚约,我从未忘记。你也遵循兄妹之情,将我送还到柴昭身边。我没有答应过你什么,就像你,也从未兑现过一样。”

    “你耿耿于怀的,也是你念念不忘的。”殷崇诀忽的将岳蘅按进自己的怀里,“你怪我对你放手,因为你想留在二哥身边…”

    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岳蘅顿觉一阵翻江倒海之感,喉咙涌出酸楚干呕出声,殷崇诀见她满脸痛苦,不情愿的松开紧搂的双臂,喘着粗气道:“你到了朕身边,就不要再想离开半步,就算有一天柴昭兵临城下,二哥带着你一起殉国也罢,你都不可能再离开朕,绝不可能!”

    见岳蘅脸色苍白干呕不止,殷崇诀不忍的将斟满的茶盏推到她的手边,**怜的轻拍着她的背,温声道:“柴昭能给你的,二哥今时都能给你,青丝年少情意珍贵,二哥不信你真的忘记。就像二哥自己也从未真正忘记。”殷崇诀触着岳蘅脊背的颤抖,低低道,“阿蘅,就算你曾经是柴昭的妻子,与他共枕缠绵…二哥也可以不放在心上…”

    “你疯了!”岳蘅拼劲推开殷崇诀压近自己的身子,力道甚大,殷崇诀没有防备的一个踉跄退后了好几步。

    殷崇诀稳住身体,转身拉下墙上挂着的织锦垂帘,锦帘后头,是一把修补好的金鎏弓,鎏金闪烁宛若正午的红日。

    ——“阿蘅你看。”殷崇诀取下金鎏弓走近岳蘅,将弯弓安放在桌上,指尖一寸一寸抚摸开去,低声叹道,“沧州岳蘅,十二岁就可以射下天上的云雀,你父亲给你制了这把金鎏弓,辽州武帝御前献技,你使的也是这把金鎏弓。沧州城破,楚王纪冥带走此弓,多年弹指而过,你始终惦记着自己的东西。二哥替你拿回了这把弯弓…就算金鎏弓被纪冥折断,二哥拳拳心意,也在这里,日月可鉴!”

    岳蘅低眼看去——桌上的确是自己遗失许久的金鎏弓,弓柄上雕满蔓藤纹路,尽数是父亲对岳家子女坚韧不屈的期许。岳蘅心中一痛,大颗的泪水滚落下来,滴在了金鎏弓断裂修补的金丝脉络上…

    殷崇诀看岳蘅泪水夺眶而出,咬紧下唇强忍着哭声,试探着抚上了岳蘅耸动的肩膀,轻轻揉弄着道:“替阿蘅拿回金鎏弓的人,是二哥。你爹娘在天之灵,见二哥替岳家报了血海深仇,也是会觉得欣慰吧…”

    殷崇诀俯下头颅,额头温柔的贴近岳蘅的秀发,缓慢小心的凑向她的唇,鼓足勇气想去吻住自己渴求许久许久的那份柔软…

    “阿蘅…”殷崇诀喃喃道,“二哥为你,为岳家报了仇,你把心留给二哥,可好…”

    岳蘅湿润的眼睛死死盯着殷崇诀惶恐胆怯的黑目,湿眸含泪但倔强不改,瞳孔里仇恨的火苗让殷崇诀触针般闪开了就要碰上的嘴唇,身子不受控制的退后了半步,僵硬的对峙着岳蘅。

    岳蘅伸手触碰着冰冷的金鎏弓,指肚微微颤着摩挲开去,忽然像是触到了什么顿在了那里,金鎏弓每一处她都熟悉不过,就算已经多年不见,每每闭眼都可以完好的记起它的每一个细微,但此时指尖碰到的,是一个不曾有过的字迹,笨拙生涩,深情不露。

    她摸到的,是一个新刻的“蘅”字。

    ——“起火了!!!”

    天牢方向有人惊呼道:“起火了!!!快来人!!!”

    殷崇诀几步走近窗边,一把推开轩窗朝火光处张望去,只见天牢那头火焰冲上云霄,映得半边天际都如白昼般。

    ——“皇上!”亲卫擦着汗疾步跑来,指着火光道,“天牢关押的犯人不知怎么的都杀了出来…丁将军已经带人赶了过去,皇上这头有重兵守着,不用过于担心…”

    ——“云修!一定是云修!”殷崇诀指节作响一拳击穿了窗户纸,“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属下遵命!”

    殷崇诀见越来越多的守卫奔向天牢,慢慢昂起高傲的头颅转过身,见岳蘅攥着金鎏弓的手有些发抖,只当是她对自己有些动容,平复着怒意恢复柔和的神色,大手覆上岳蘅的手背,轻轻的握住抚拭着温声道:“二哥对你的心从来不曾变过,留在朕身边,一生一世…”

    岳蘅才欲站起身,还不等她动弹肩膀已经被殷崇诀死死按住,殷崇诀咬着她的耳垂低声幽幽道:“云修带人越狱,朕知道也是你的意思,你俩踏进皇宫定是打算为柴昭谋事。阿蘅,二哥不蠢,你的心思,二哥从来都是看的清清楚楚,二哥比你丈夫柴昭还要懂你吧。”

    岳蘅执起金鎏弓掷向殷崇诀的额头,刚厉的弓柄正中殷崇诀的前额,一行血迹渗了出来,顺着鼻购的脉络流进了殷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