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大结局上帝皇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83_83231殷崇诀走近金锁,矗立片刻嘴角蕴起含义不明的叵测笑容,脚尖轻轻点着金锁道:“你都快死了,还要她做什么…你我都不需要她了…”殷崇诀微微抬起脚尖,略一发力将金锁踢到远处,别着手冷冷的看着奄奄一息的殷崇旭,压低声音道,“大哥,不要怪我…”

    ——“你…你…”殷崇旭绝望的歪下头颅,不甘的愤怒眼神定格在了弟弟年轻邪恶的脸上…

    殷崇诀跨过地上兄长的尸身,几步走到案桌前,拂开染血的衣襟端坐在楠木椅上,徐徐展开案桌上明日就要宣读的圣旨,摩挲着“皇太弟”三个字,阴寒的绽开笑容。

    ——“皇太弟…皇太弟…?”殷崇诀瑟瑟冷笑着,“我心中所求怎么会只是一个皇太弟?予天下而言,也只得由我占了大哥你的位子,你信我,我定会替你造福梁国万民,绵延殷家千秋万代的盛世,大哥你死得其所,也该瞑目的…”

    御书房的门嘎然打开,一只脚迈进门槛的殷坤看见长子一箭穿心的尸身,眼前顿的一黑,扶着门框差点瘫软在地,口中呜咽着:“崇旭….吾儿崇旭…这是…怎么了!”

    殷崇诀急促的收起圣旨,箭步踏出重重跪在了地上,豆大的泪珠涌出了男儿的眼眶,哀声哭道:“爹…大哥要杀我,大哥要杀我!大哥与我说,他根本没打算做这个皇帝,他不让崇诀领兵去救雍城,他决意把雍城,把整个梁国都拱手让给柴昭!崇诀怎么能允许他这样做…大哥见我不依,就要取我性命,爹你看…”殷崇诀抬起颈脖露出被兄长掐的青紫的血痕,“大哥要杀了我…我被逼无奈…这才…失手…”

    殷崇诀嚎啕大哭了出来,”爹…你杀了我吧!我错手杀了自己的大哥…我罪该万死!”

    殷坤骤然丧子,就算再刚烈果决,毕竟也已经是年逾花甲的老人,哪里吃得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抱着长子渐渐冰冷的身体哀恸道:“崇旭,崇旭!你应爹一声,看爹一眼…崇旭…”

    殷崇旭已经听不见父亲的哭喊,死不瞑目的眼睛僵僵的定格在金锁滚落的角落,满是深重的憾意悔恨。殷坤哀嚎了几声,布满血丝的凹目看向了就要哭出死声的殷崇诀。

    “你…杀了你亲大哥!”殷坤无力的发出微弱的质问声,“他是你的亲兄弟呐!”

    “崇诀该死!”殷崇诀埋下头颅嘶哑着声音,“爹杀了我吧…崇诀绝不皱一下眉头…甘愿把命抵给大哥。”

    “杀了你?”殷坤绝望仰头道,“我殷坤生平只有你和你大哥两个儿子,你大哥已死,若爹再杀了你…那我殷家便是绝了后,断了根…你确是犯下滔天过错…可爹…如何真的能再要了你的性命…”

    “爹…”殷崇诀拉出殷坤的衣角痛哭道,“可崇诀残杀手足,罪无可恕…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就算爹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自己…”话语刚落,殷崇诀袖口滑出一把匕首,执着就往自己心口刺去。

    殷坤眼疾手快一掌击落殷崇诀手里的匕首,脆声一响匕首掉落在地滴溜溜的打着转,“动不动就拿命儿戏…哪里像是要谋大业的人!”殷坤忍着满腹的悲痛厉声喝道,“不准再说一个死字,爹只剩你一个儿子,你怎么…能死…”

    殷崇诀缓缓闭眼,抽搐着面颊也并不像是在做戏一般,他微微张开细细的眼缝,注视着毫无生气的殷崇旭,少年兄弟一幕幕温馨实意的画面在自己眼前划过,他此刻涌出的泪水,多半也是发自肺腑的真心。

    有那么一刻,他忽然有些后怕的悔恨,可他眼前又闪过凤鸾殿那张金光熠熠的龙椅,心智为何物他自己不再清楚,他急急的喘息着粗气,他从未那么渴望就要到来的黎明,太阳升起的时候,披上龙袍的人只会是——殷崇诀。

    父子二人又无声的垂了会儿泪,殷崇诀止住哭声哽咽着道:“爹…天就要亮了…”

    殷坤感受着旭日淡淡的光色,浑身却如坠入冰窟一样寒冷。

    见父亲不做声,殷崇诀又低声试探着道:“天一亮,便是登基大典…大哥如此…登基大典可要就此作罢…”

    ——“如何作罢!?”殷坤咬牙奋力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定下是今日大典,就是今日!崇旭也好,旁人也罢,殷家要屹立不倒,人心稳定,今日必须有人替崇旭坐上那张龙椅!”

    殷崇诀抹了抹身上的血迹,凄声道:“崇诀无能…”

    “你若是再无能,爹还能指望什么?”殷坤鹰目似要看穿眼前躲闪的幼子,“什么都不必多说了,速速沐浴更衣打起精神,登基大典上,可不能失了皇者的体面。”

    “爹…崇诀真的可以?”殷崇诀黑目幽幽亮起。

    “莫不是你觉得自己做不到?”殷坤深邃的逼视着幼子。

    “不是!”殷崇诀从从容容的站起身,挺直脊背应道,“在此关头,崇诀更不能让爹失望,也不能…让朝臣和子民失望…既已铸成大错,便要将功补过…爹说…是不是?”

    ——“自然是如此。”殷坤强撑着要站起身,殷崇诀赶忙恭顺的扶住父亲的臂膀将他搀起,殷坤想抽出手,可他已经跪坐了许久,腿脚早已经酸麻,摇摇晃晃的身体哪里还站得稳,怕是失了幼子的搀扶便是举步维艰,只得按着他年轻有力的肩,不住的喘着虚弱的气息。

    刺目的日光渗入紧闭的御书房门窗,洒在了殷崇诀意气风发的脸上,真真假假的哀恸已经挥之不见,满满的,都是对下一刻的憧憬。

    六月初八,清晨,梁都长街。

    “今天就是六月初八…殷崇旭定下的登基之日。”岳蘅目露严峻打量着长街两侧,“云修你看,梁都巡街的守军比前几日多了三倍不止,今天是殷家的大日子,定是怕有前朝旧人生出什么事来…看来,殷崇旭确实是决意称帝,任凭什么也是拦不住殷家的野心了。”

    云修嘴里叼着筷子,晃着脑袋敲击着桌上的瓷碗,哼哼道:“看这帮子逆贼嚣张到几时,云爷爷见他高楼起,也坐等他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