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3章 兴师动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到黄裳二字,陈沐阳心底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怒火来,正欲询问细节,陈渐青舌头一伸,又晕过去了。

    陈沐阳悲愤交加,狠狠一拳砸在雪地上,震的乱雪飞溅。

    “掌门师兄,你可听见了?我儿伤成这样,全拜黄裳所赐!今日你不给我个说法,就休怪我自作主张,替我儿报仇了!”

    陈沐阳转过头,像是一头受伤的凶兽,死死盯着赵朴初,阴森说道。

    “你我都亲眼所见,陈渐青是被王象坤师叔所伤,怎么就怪到黄裳身上去了?”赵朴初啼笑皆非的说道。

    陈沐阳一阵语塞,陈渐青只模糊不清的说出了黄裳的名字,凭此便下定论,的确显得太没说服力了。

    但陈渐青又晕过去了,已无法再问,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先救治陈渐青吧,究竟谁的责任现在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赵朴初好意提醒道。

    “沈师弟,你随掌门师兄调查此事,我带渐青去找他爷爷。”

    陈沐阳也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不再多言,抱起陈渐青御剑往寒霜岭飞去。

    如今能救陈渐青的只有陈敬之了,他肋骨断了六七跟,肺腑也被震伤了,只有用冰封禁制冷冻身躯,然后慢慢调养,若放任不管,胸腔内部溃脓,必死无疑,玄阴宗内懂得冰封禁制的人只有赵朴初和陈敬之,赵朴初他显然是信不过的。

    片刻钟头之后,陈沐阳落在了寒霜岭山腰一座石洞前。

    山洞建于绝壁之上,穿岩而过,幽深至极。

    进出全凭洞口那个仅两尺宽的栈道,栈道下方,云雾缭绕,红枫如火,景色雄奇、秀丽。

    此洞名为穿石岩,寒霜岭上的又一处禁地,陈敬之便在此处静修。

    自山洞而入,可直抵寒霜岭山腹,为龙脉所在之地,元石便从这洞中产出,繁殖寒螭精魄的寒螭母皇也圈养在此处。

    毫不夸张的说,这穿石岩可谓玄阴宗的根基、命脉所在,而此地掌控在陈敬之手中,赵朴初忌惮陈家,也不是没有原因。

    陈敬之御剑降落在了栈道上,抱着陈渐青进入了穿石岩。

    一入洞中,便觉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他匆忙用罩衣给陈渐青口鼻盖住,免得他吸入寒气。

    一路飞来,他都这般抱着陈渐青,还不能使用法力顶替,怕冻伤陈渐青。

    他已年迈,身体力量并不充沛,一番折腾下来,已是累的腰酸背痛,却没功夫叫苦,咬牙抱着陈渐青往山顶深处行去。

    行至一半,山洞深处突然涌出一股沛然莫御的吸力,仿佛江河倒灌,卷着陈沐阳往里行去。

    这股力量异常雄浑,且不带一丝寒意,如若阳春白雪一半。

    陈沐阳大喜,没有抵抗,任由这股力量带着自己前行,只觉眼前景色不断变化,几息过后,便到了一座微光弥漫的溶洞中,溶洞很大,高近三四十丈,钟乳石笋仿佛獠牙般倒刺下来,诡谲而壮丽,石洞中心是一方寒潭,周回百丈左右。

    寒潭之中冒着氤氲的白雾,全是浓郁至极的天地元气,这寒潭下方,便是寒霜岭的龙脉龙眼。

    天地元气并不能被修行者直接吸收,这些天地元气一部分消散,化作了五行灵气,回馈于自然。

    一部分凝结,附着在寒潭周围的岩石上,形成一层白色的结晶,这些结晶,便是元石。

    玄阴宗每年最大的一笔收入,便是这些元石结晶,折合市价大约在六七千枚地元灵丹左右。

    陈沐阳以往每次来,都会顺手抓些元石回去,但如今却没这心思了,抱着陈渐青跑到寒潭边直接跪了下来。

    “父亲,救救渐青性命!”

    凄惶的声音在空旷的溶洞中回响着,却无人应答。

    哗啦啦!

    片刻之后,寒潭之中突然翻滚起浪花来,彻骨的寒意从寒潭底部涌起,但水却没有结冰的迹象。

    寒潭深处,游荡出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像是巨蟒,又像是鳗鱼,说不出来的一个古怪生物!

    体长十余丈,粗如水缸一般,背生双翼,尾部有透明的软鳍,与玄阴冰魄旗上的那个刺绣图腾颇为相似,只是那个乃是死物,而眼前这个东西是活生生的,双目如漆,有种噬人心魄的诡异之感,这头庞然大物便是寒螭母皇!

    玄阴冰魄旗中那一丝灵性也不过是用寒螭母皇心头之血孕育出来的。

    陈沐阳不敢与这凶兽对视,凶兽血统愈是古老,便越难诞生出智慧。

    这寒螭母皇虽被玄阴宗秘密圈养了数百年,依然不认人,稍有挑衅之举,便会暴起伤人。

    但凶兽实力并不受智慧所限,哪怕不入妖道,也会随年龄而增长。

    如今这寒螭母皇的实力几乎等同于一名上玄境高手,陈沐阳自然不敢轻易造次。

    寒螭母皇游出水面,漠然审视了一眼陈沐阳,而后张开嘴来,吐出一具冰棺来,随即又回游至潭底。

    冰棺之中,躺着一位发须斑白稀疏的老者,脸颊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老人斑,露在衣袖外面的一截胳膊犹如皮包骨头一般,颜色暗黄发黑,跟干尸基本没什么区别了,气色差到了极点,即便让不通医术之人看,也知此人时日不多了。

    冰棺静静漂浮在寒潭之中,并未开启。

    棺中的老人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仿佛真的就是一个活死人。

    这活死人,便是陈敬之。

    陈敬之肉身早已瘫痪,不能动弹,但灵台并未衰竭死亡,法力犹在。

    “孙儿为何伤这副模样?”

    浩瀚的法力从冰棺之中席卷出来,在溶洞之中回荡不止,发出一阵低沉而诡异的喝问声。

    完全不是人能够发出来的,就像是冥冥之中的鬼神。

    “被王象坤那老疯子给打伤的。”陈沐阳咬牙回答道。

    溶洞之中的法力平息了半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原因很简单,陈敬之拿王象坤这疯子也没什么办法。

    “渐青还有救吗?”陈沐阳忍受不了这沉默,出言问道。

    “肋骨断了几根,但内脏器官受伤不严重,问题不大,只是左腿粉碎性骨折,怕是会留下残疾。”

    陈敬之的声音又在溶洞中回荡起来,显得有几分落寞与心痛。

    “能保住性命就好。”陈沐阳不敢奢求太多,连忙回答道。

    “将他放在我这吧,我乏了,你先去吧。”溶洞里回音拖声哑气的,透着一股疲惫。

    陈沐阳本想同陈敬之说一下黄裳的事情,但见陈敬之状态如此不佳,不好再多说什么,救治陈渐青还得消耗他一部分精力,再请他出面处理其他事情,恐会令他本就不多的寿命流逝的更快,这些琐碎小事还是交由自己处理罢了。

    与陈敬之拱了拱手,告辞离开了溶洞。

    出了穿石岩,陈渐青脸上的悲色转而被愤怒所取代,祭起寒螭剑,冲入了天际。

    ※※※※※※※※※※※※

    玄阴向西的群山之中,一道黑影横穿天际,速度奇快,撕裂白云清风,只在天穹中留下一道白色的气浪。

    在他身后极远处,紧跟着一缕炽热的红芒,仿佛陨石流星一般。

    黑影和红芒激烈正追逐着。

    离开玄阴宗不到一炷香时间,白羽和黄裳便飞进了千泷雪山之中,王象坤也杀气腾腾的追了出来。

    “这老家伙飞行速度好快!”黄裳见白羽倾尽全力都难以将其甩脱,心中惊骇。

    白羽飞行速度比声音都快,王象坤虽然差些,但差不了太多,想要将其甩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感觉到白羽身体温度在逐渐升高,黄裳心情凝重起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