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心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百草园中亮如白昼,雷与雷之间再没有任何间隙,以阮瑶竹为中心,交织出一片瑰丽变幻的电网,将一切都染成了亮白色。

    轰隆隆隆!

    天地震荡不休,雷鸣声响成一片、连绵不绝,像是巨如山岳的车轮从天空碾过。

    李青山昂首仰望,如此天地之威,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震撼。

    阮瑶竹情况却很不妙,她不仅要应对普通劫雷,还要时刻警惕那柄劫雷凝兵所化的二尺小剑的突袭,需要全心贯注。

    但只见面色变幻不定,时而眉头紧皱,像是在承受莫大的痛苦;时而面露笑意,仿佛忘了自己身处险境,感受到了莫大的欢愉。

    一不留神,电光一闪,小剑从她右胁划过,带出一连串血花,立即便蒸发殆尽。

    她若不是在关键时刻扭转腰身,闪了一下,几乎要被横空腰斩。她既不想晁天骄那样会专门炼体,又没有李青山这样的神魔之躯,损毁的肉身几乎不可能恢复,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一个“尸解仙”。

    李青山知道,她正在承受着“五阴魔”的侵袭。

    五阴者,色受想行识。

    色为色身,为一切心魔之根本,也是人之根本。

    “吾有大患,及吾有身。若吾无身,吾有何患。”

    人的一切忧患都来源于这一具身躯,也是凭借这具身躯来感受酸甜苦辣,再生出诸般悲欢喜怒,再有一切言行举止。

    而人的一切言行都会作用于这个世界,并得到来自世界的某种反馈,这“一来一往”便最终构成了对世间万物的认识。

    阳神转化为元神,如同是蛋黄化成了雏鸡,人的“色身”将有本质变化,必会连带勾起“受想行识”的变化,合起来便是所谓的“五阴魔”。

    这是她的心魔,谁也帮不了她。正如没有任何人能替你度此一生。

    本来在渡劫之前,一定要沐浴焚香、安定心神,令自己身心合一,调整到一个无悲无喜的完美状态。

    然而人世无常,阮瑶竹却偏偏经历了诸多变故,想要一个平常状态都是奢望,心神不宁、五阴炽盛。

    于是乎,她一会儿觉得酷热难耐、汗出如浆,把衣裙都浸透了;一会儿又觉得寒意刺骨、浑身发抖,恨不能再裹上三层棉袄;一会儿觉得浑身有一万只蚂蚁爬来爬去、奇痒难耐,忍不住想伸手去挠;一会儿又像是被千刀万剐,痛不欲生。

    如果只是痛苦的话,反而较为容易忍受,痛苦到极点就是麻木。但往往在她寒冷到极致的时候,忽而一阵春风拂面,暖洋洋的不能更舒服,浑身的骨头都酥软了;在口干舌燥的要龟裂喷火的时候,忽觉一缕冰泉从喉咙中滑过,舒爽到几乎要呻吟起来。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其中的无常变化才最令她难以承受,不由引发了悲欢喜怒、无穷杂念,哪里还能专心致志的应对劫雷。

    正是“由色生受,由受生想”,既然有了身体,便不会没有感受,既然有了感受,便不能没有念想。

    这一切,李青山都曾经历过,明白这都不是最可怕的,一旦她“由想生行”,渡劫几乎就算是失败了。

    就比如方才,劫雷凝兵来斩杀她时,如果她的行动不受控制,稍有迟滞,立即就会被腰斩。

    而“五阴魔”一旦进入“由行生识”的最后阶段,无论有没有劫雷她都必死无疑。

    因为真正恐怖的敌人永远不是来自于外,而是发自于内。一旦她的意识为心魔所控,立刻就会走火入魔,积修千年的法力便会完全失去控制,变成一颗大炸弹,把她炸的灰飞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