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西州之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闵柔的缘故,最终陈扬在交州多待了两天,除了跟昔日开发区里的那帮手下,也是现在交州班子的主要成员们一块坐下来聊了聊,并且在他的亲自主持下,经过发改委的同志,最终确定下来的初步意向是,将会在明年在开发区上马一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大核水电项目,以此来带动开发区乃至交州经济实现二次腾飞。

    不得不说,这个核水电项目最终能落户在交州,陈扬在其中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要说他一点私心也没有倒也不至于,不过这也是他能为交州的500万群众再做的一点贡献了。

    而交州所有的干部们得知他们争取到这个项目后,精神振奋不已的同时,也无不感受到了老领导对交州父老乡亲的深厚感情,心下也无不为之动容,大家伙心里想的都是,原来不管老领导的职务升到多高,也总归没有忘记咱们交州这些同志,而对老领导的关心与厚爱,大家除了拿出更加饱满的精神状态努力工作之外,再没有其他能回报老领导的了。

    陈扬在把公事定下来之后,最终还是专门抽出了一天时间,陪着闵柔在交州以及辛庄开发区四处转了转,算是陪着她重温了一下昔年的那些故地,虽然时间比较仓促,但闵柔却是已经觉得很是满足了。

    而接下来的行程里,尽管陈扬没什么所谓,但还是考虑到闵柔有孕在身,并没有同意她跟在自己身边。而是亲自安排了人把闵柔送回了京城安心养胎去了。闵柔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最终还是拗不过陈扬,老老实实的回京了,这倒是跟她原本的计划多少有些出入,只不过陈扬的理由很正当,加上她的孕期反应也确实厉害,她心里也是很有些忐忑,就怕这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飞掉了,真要万一出现这种情况,她恐怕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离开交州的时候。这一次陈扬并没有再责备那些不请自来要给他送行的老部下们。而是温言勉励了大家,并且还向大家提出了几点要求,希望大家继续解放思想,兢兢业业的工作。争取早日把交州建设成为整个中西部地区最现代化的城市。

    而陈扬在交州高速路出口的这一段临别讲话。在接下来不久就被交州市宣传部整理装订成了小册子。并且市委多次组织召开党委全体会议对陈扬的讲话进行反复研究讨论,最终,以张朝为首的交州班子成员为代表。在全市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学习陈扬同志讲话精神的,尤其是陈扬最后提到的那几点要求,更是被大家引为接下来的工作重点。

    虽然交州班子此举很有些大拍老领导马屁的嫌疑,但事实上,他们确实干得不赖,在接下来的几年工作当中,投资超过五十亿的核水电成为了带动开发区及交州经济突破瓶颈的关键因素,交州的经济也从此真正的实现了二次腾飞,不得不说,这确实也是跟陈扬有着莫大的关联的,毕竟关于核水电项目选址其实有很多处,如果这个项目不是陈扬带下来的,别说交州了,集合整个江南省的力量都不一定能争取得下来,要知道这可是很多省份都眼巴巴盼着的大项目啊。

    虽然这样做或许对其他地区不太公平,但没办法,整个国内的大环境就是如此,很多时候,某些特定人群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是太关键太重要了。

    多年以后,已经官至江南省省委一把手的张朝在一次省全委会议上,在大会上花了将近一个钟头时间专门回顾了当年陈扬同志的交州之行,在大会上,看着台底下坐着的黑压压一片的省委委员们,张朝在回顾这段历史时,动情无比的讲道:“现在我们的一些干部们在工作中很是放不开手脚,解放思想也成为了一句空话套话,更甚至,得过且过明哲保身的不良思想风潮在机关干部里蔓延日重,我不知道刚才我给你们讲的关于总.书记的故事你们理解了没有,我自问没有总.书记那样的思想境界和胸襟气度,但我可以向在座的同志们保证,只要你是个想干事,能干事的同志,只要你的工作出发点,立足点是在为千百万人民群众服务的基础上,我这个省委.书记都将会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张朝的讲话完毕之后,会场里立时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热烈掌声。现场更是有不少出身交州,出身开发区,时至今日都已经都是官居江南省大员的资深干部们的眼眶,则都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

    而在会后,通过张朝书记在本次省全委会上引经据典的生动表述,彻底打破了江南省官场的一些陈规陋习,干部们纷纷卸掉了思想包袱,解开了套在脑子里的枷锁,在工作中也敢于真正放开手脚了,整个江南省的工作也从此再次迈向了一个更高的台阶,而这,倒是陈扬万万没想到的了。

    不过,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随后没多久,以江南省委宣传部牵头,在交州等地专门实地取景拍摄了一部名为《解放思想》的大型纪录片,以陈扬在交州,在开发区的工作为起点,以陈扬二次巡视交州为全片,全片以生动的镜头画面热情讴歌了陈扬同志在交州留下的光辉足迹以及陈扬同志在交州的奋斗历程,而片中那首名为《他》的主旋律插曲更是随着这部纪录片的热播很快便传遍了大江南北……

    ……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事了,事实上陈扬的行程表里,在江南省也就待了一周时间不到,很快,他便继续开启了此次中西六省的巡视之旅,最终,在11月5日的傍晚时分,陈扬率领的这个中.央巡视组总算是到达了他此行的最后的一个目的地——岭西省西州市。

    是的。西州也是陈扬曾经挥洒过汗水,曾经为之努力奋斗过的一片热土,在这里的三年多时间里,在这片热土上,也留下了很多关于他的传奇经历。

    奥迪车里,此刻陈扬正坐在后排车厢,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正跟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干部闲聊着。

    陪坐在他身边的这位戴眼镜的干部是岭西省委宣传部部长钟兆亿,说起来,这位钟部长倒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当年陈扬在西州当市委书记的时候。钟兆亿就曾经在他手下干过,是当年的西州市政府市长。

    不过,两人间的关系却很一般,毕竟当年钟兆亿从岭西省委空降下来的原因很复杂。但或多或少背后都有原西州一把手韩海天的影子在里面。说实话。当年钟兆亿刚刚到西州的时候,的确是存了一番跟陈扬好好掰掰腕子,甚至取而代之的想法的。但遗憾的是,在陈扬的强势之下,他这个肩负着许多人厚望的空降干部最终被陈扬玩得连渣都快剩不下来了,刚到西州时翻起了一点小水花后很快便泯灭于众人当中,别说跟陈扬掰什么腕子了,最后干脆彻头彻尾的成了交州常委会上的一个橡皮图章和举手机器。

    不过钟兆亿倒也算是官运不错,因为某些不能公之于众的特殊原因,在走私大亨背景极其复杂的吴振邦被陈扬以雷霆手段弄死之后,最终在多方势力的角逐平衡之下,陈扬还是很遗憾的没能在西州干满一届书记任期就被调走了,而接替陈扬的,就是时任西州市长的钟兆亿了。

    钟兆亿坐上陈扬空出来的宝座之后,一开始倒是又雄心万丈了起来,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消除陈扬对西州方方面面的影响,彻底建立一个他钟兆亿的新时代,毕竟他已经转正了嘛。

    可很快,钟兆亿就发现,他这个一把手的威望似乎很不足,他的一些工作想法和思路往往都是很艰难的才得以落实下去,尤其是一些涉及到跟陈扬这个前任有出入的工作想法,更是干脆直接在常委会上就被不软不硬的给顶了回来,偏偏这帮西州老油条们还喜欢一个个的跟他唱反调,让他想抓个典型来开刀树立他这一把手的威望都难以抓到,到了最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西州常委班子里的孤家寡人,合着剩下那八个人都是一伙的呢!

    于是乎,新官上任的钟书记便彻底清醒过来了,陈扬人虽然离开了西州,可真想要彻底消除掉陈扬留下来的影响力,却是他万万做不到的事情,整个西州官场从基层到常委班子,几乎清一色都是陈扬提拔起来的干部,除非他把这上千号人统统都换个遍,否则的话,他想要把西州改姓“钟”恐怕要等到下辈子才行了。

    不过还真别说,钟兆亿为官多年倒也不是白混下来的,有了这么一个清醒的判断之后,他立刻就把原先的工作思路统统抛诸脑后,跟换了个人似的,把原先刚上任时候的那些雄心勃勃给彻底收拾了起来,采取了主动跟陈系老人缓和关系的合作态度,并且再不敢胡乱提出比如像修改西州未来几年工作规划之类的工作想法了。

    而他这样的做法很快就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接下来他的工作很快就有了起色,底下基层的干部们也听话了,常委会上他发出的声音也多少有点人肯听了,而没有他的那些改朝换代的想法作梗的话,西州的经济也在巨大的惯性之下迅速发展了起来,在陈扬离开之后的第二年,gdp总量便超过了省会城市,这让他也是着实风光了一把。

    尝到甜头之后,接下来的这届任期里,钟兆亿再不敢胡乱指挥,安心的坐享其成,最终他也因为政绩突出的原因,在任期届满之后,如愿以偿的调回省委,现在已经是省委班子里一位说话相当有分量的成员之一了。

    现如今,虽说往事已矣,可再次看到当年这位在任时压得他喘不过起来,离开后又如同巨大阴影一般笼罩在自己头顶上的所谓的“老领导”时,钟兆亿尽管已经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可仍然还是禁不住的唏嘘不已。

    是啊。自己现在也算得上是省委要员,上了一个大大的台阶了,可是,跟人家堂堂的陈大主任比起来,自己上的这个台阶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不是咋的?人家陈主任从中.央下来巡视地方工作,不过是随口说了句想在晚上之前赶到西州,自己这个省委大员还不就得立马搁下饭碗,巴巴的跟着一块赶过来了吗?

    呵,等再过个几年,自己再见到人陈主任的时候。恐怕又得再改口了吧?

    钟兆亿暗暗的自嘲不已。心底里这份酸溜溜的复杂情绪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不过话说回来,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尽管他当年跟陈扬一块工作的时候一直不怎么对盘,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一直都是以肩负着扳倒陈扬的目的为己任的。可现如今。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他已然清醒无比的认识到。现在人陈主任早都已经跟自己不再同一个位面上了,自己当年的那些所谓的雄心壮志再回过头来看,不过是一个不甚好笑的笑话罢了。

    是的,对钟兆亿来说,仅仅只是个笑话,也只能是个笑话罢了。

    于是,把所有的胡思乱想统统抛开,收拾好心态,钟兆亿立刻就找到了感觉,开始以正常的下级对待上级那样的心态跟陈扬交流沟通了。

    “呵呵,陈主任,您是咱们西州的老书记老领导了,这趟您带对来咱们岭西,来咱们西州视察工作,我看咱们西州的群众们可有福气咯……”

    钟兆亿笑容满面的主动开口说道,说完之后,他自己在心里都有些奇怪,自己的这个转变也来得太快了点吧?这话谦卑得有点过分了吧?甚至干脆都对人用上敬语了,这可不是自己惯有的习惯啊……

    没办法,除了继续在心里苦笑之外,他也只能是默认了自己这种心态的变化。

    陈扬却是对钟兆亿这个突然间改变的敬语没什么太多感觉,只是淡淡的笑着回了一句:“呵呵,老钟,你我在西州共事过,也是多年的老同事了,可不许这样见外哟,太生分了也不好嘛。”

    “陈主任您说的是。”钟兆亿赶忙笑着接过话,跟着却马上又道,“陈主任您毕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