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一章 到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重华这一觉睡得有多长,洛琛坐在床边的脚凳上足足守了一夜。

    仿佛经历了一世纪,才看到重华有些微微的响动。

    顾诚人的话仿佛一块大石头扔在了湖里,激起来的可不是小小的波纹。洛琛是这样殷切地期望着重华睁开眼睛,满眼惊喜地叫他的名字。

    虽然样貌变了,可若是恢复了曾经的记忆。那这个人,仍然是他惦念的那个人。

    床上的女子嘤咛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原本金色的眸子变成了如黑夜一般的乌亮。洛琛有那么一瞬间的怔住,眼睛的颜色怎么变成黑色的了?

    重华有些艰难地睁开眼,脑子沉沉的仿佛有人在用针刺她一样。

    洛琛眼睛一亮,这会儿没工夫去考虑那些有的没的。眼睛颜色不一样怎么了,重华还是重华啊。

    “头疼么?”洛琛伸手去扶重华的脖颈,让她坐起来。回身倒了杯温水递给重华。

    重华按着太阳穴,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洛琛从未这样期待过,拿着水杯眼睛blingbling地盯着重华。

    嘭,一个枕头毫无预警地砸在了洛琛的俊脸上。

    洛琛:……???

    重华霍然起身(,站在床铺上,手上拿着金丝绣花的枕头狠命地砸向洛琛。

    洛琛确实有那么片刻的迷茫,毕竟刚才全部的关注力都放在了重华的嘴上。冷不丁被砸了个正着。回过神来一掌将枕头击飞。

    重华被带了个踉跄,看着飞出去的枕头。不甘心地又扯过来一个继续砸。

    洛琛眉心紧皱着低吼道:“你发什么疯!”

    这跟他预想的感人重逢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就算没有饱含热泪地扑到他怀里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局面吧。

    “王八蛋!居然就那么让人抹了我的脖子!你那盖世神功呢!救个人都救不下来?我那么相信你,结果你就眼看着我让人给宰了啊!老娘跟你什么仇什么怨的!”重华一面咬牙切齿地骂着,一面狠命地用枕头砸洛琛。

    洛琛的火气都要爆棚了,却被重华一盆冷水给扑灭。放下了抬起来阻挡枕头的手,愣愣地任由重华砸着。

    那一夜,究竟是花了多久才从他的梦境中被封印起来。

    重华最后的眼神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不是惊恐、不是愤恨,而是惊诧。那种惊诧如同刺进他眼中的利刃。重华是那样的信任他。认为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将她保护好。可他食言了。就在他眼前,重华被人杀了。毫无回旋的余地。那样的简洁。没有任何繁复的过程。

    “对不起。”搜遍五脏六腑,洛琛只想得到这三个字。

    重华气喘吁吁地扯着枕头,一把抹开因为剧烈运动糊了一脸的长发,满头是汗地瞪着洛琛。

    本来晕倒就消耗了体力。一夜没吃饭刚睡醒也没多少力气。鬼知道这枕头里面到地方了什么竟然沉成这个样子。砸个人。那人还没反应。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听见洛琛低沉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懊悔。她便放下了手里的枕头。

    “重华醒了没?御医说这药是无论如何都得吃。”门外信长边敲门边走了进来,一抬头就看到凌乱的床铺地上的枕头发髻凌乱的两个人……

    “额……不好意思,打扰了。”果断迅速地关门。完全没看到重华伸出的尔康手。

    别这样啊!我们俩之间啥事都没发生啊!信长跟其他人还不一样,他是顾诚人送来的,完全不是熟人啊。以后还要一起办公,这让她脸面放在哪儿啊!

    洛琛低着头,拳头死死地攥着。

    重华见阻止信长无望,叹了口气,回过头看着洛琛紧绷着身体。想了想,伸出脚踹了洛琛一下。

    “行了,别有下次就行了。”

    洛琛猛地将重华拉进怀里,仿佛要将她揉入骨血一般紧紧地箍在怀中。

    重华拼命地拍打洛琛,尼玛,想要抒发感情可以理解,可这也不是就这样把她闷死的理由吧!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谁也没说什么。

    信长端了药碗退出去之后就随手将手里的东西塞给门口待命的芝宛。

    方才顾诚人跟他说的事说到了一半,这会儿里面那两只鸟估计没空,他还是听完后半部分比较妥当。

    “你是说这个世界的人实际上都感染了上次的病毒么?”都是现代人就不绕口了,信长脸色有点凝重。

    顾诚人窝在毯子里,叼着冰棍点点头:“差不多吧。虽然上次应龙做的疫苗可以缓解一段时间。但是这个梦境的主人看起来就是想让这个世界完结掉。可是又不能出现个天劫神马的一个雷下来大家都劈死。就只能传染病啦,洪灾啦,地震啦这些老梗。”

    信长扶额:“别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行么?”

    顾诚人淡淡地说道:“对我来说,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不光是见多了生死,而是在这世上活得久了,就什么都能见识过了。

    “对了,本来送你过去是想着你在那边活的长久些。可是看样子也不靠谱了。你要回来么?”顾诚人想着别坑了人家才好。好歹也是左及川的老相好……额不是,老上司。

    信长正在心里盘算着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世界崩塌的问题,听见顾诚人问他,怔了怔:“让我逃跑?”

    顾诚人嘴一滑差点咬着舌头:“我错了,信长公我什么都没说您就在那边替天行道,我这边尽快解决这个梦境崩塌的问题。”

    他就是脑子有锈才会跟一个胸怀天下的人讨论扔了别人不管自己先撤退的话题。

    信长倒没想那么远,只是觉得这样走有些不讲义气。谁知道顾诚人后面立马转舵不跟他扯下去了。他也不好继续聊这个话题。

    顾诚人拿了电话拨通了左及川的专线,去了那么久再找不到人重华这边估计也就全都来不及了。

    “喂!”那边传来左及川不耐烦的声音。

    顾诚人原地跺脚:“找到没啊?解决没啊?干脆运回来吧。不是植物人么,也不用讲什么,直接走私回来。重华那边不好了,洛琛都休克了!”

    左及川默了个:“说人话。”

    顾诚人也默了,他哪个字说的不是人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