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午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白明秋走到寺子屋门前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此时正是寺子屋孩童们午休的时候,要到下午二时才会继续开课。孩子们纷纷雀跃着从寺子屋的大门结伴跑回家,吃顿饭,睡个午觉,养足了精神再继续下午的课业,直到四点半左右的放学。

    白明秋站在门侧,等孩子们走得差不多了,才微笑着走进门。

    慧音正把挂在墙面上的纸收下来,纸上写的大概是一些数字,看来慧音之前是在给孩子们做数学启蒙。

    “慧音。”

    “明秋来啦。”慧音转过头,对白明秋笑着,“来帮我搭把手呀,那边不太够得到呢。”

    慧音踮着脚,向上伸了伸手,由于身高的原因,的确有个角落够不到。

    白明秋便走到慧音身边,伸出手,却先不是帮慧音拿,而是先拍了拍慧音的螓首。

    “自己挂上去的怎么就拿不下来,宠得你!”

    他言语间极宠溺,慧音受用的很,俏脸上露出嫣红的小女儿态,刚才师道尊严的样子早不复存了。

    没办法,谁叫她是他的小音。

    白明秋把手里布袋放下,伸了伸手,就取到了那一角,帮着慧音把纸叠好,放起来。

    “诶,那边桌子就不要动了。”慧音说道,“下午还上课呢。”

    白明秋停下了要搬桌子的动作,笑道:“我今天是来得晚了,没能听到传说中慧音的早课,真是遗憾呢。”

    他一脸揶揄的笑容看向慧音,慧音闻言,俏脸一红:“我的课怎么啦,又不是做游戏,至少孩子们听完之后都能学到知识…呜——明秋你就欺负我吧!”

    跟平时的和蔼可亲不同,上白泽老师上课时的严肃认真,或者说生硬难苛,别说是人间之里了,就算是再远些,也是有名气的。

    看白明秋那促狭笑意,慧音不依地嗔了一句,轻轻跺了跺脚,逃也似的走进寺子屋的后间。

    白明秋跟着慧音走进来,说道:“好了好了,不提这茬,咱们不还有正事要商量吗?”

    慧音转身白了白明秋一眼:“你也知道有正事呀白将军。”

    说着,她到了衣柜前,打开,从中取出一个外观古朴的箱子来,用时常挂在腰间的小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

    白明秋往箱子里看去,不由微笑。

    箱子里装的是几件天唐时盛行的女子服装,其成熟而大气的雍容美感是历史上无论哪一朝的服饰都无法比拟的。叠起的衣服上面还放了几支簪子,式样古典,也都是天唐时的样式。

    “这些都是以前闲来无事自己织的。”慧音娓娓道,“想着明秋,就会想到很多天唐的事情,后来天唐文化传入这极东之地,我便学了些,做出来了也不穿,就当是睹物思人了。”

    慧音说得轻而缓,仿佛在讲一个睡前故事。

    “明秋你看,好看么?”

    白明秋仔细瞧了瞧,又伸手摸了摸面料和织工,赞道:“很好。”

    “今天要见映姬…啊不对,是姐姐大人,须得穿着得体些才是。而且姐姐大人既然是天唐之人,郑重起见,我正是该穿上唐装。”慧音认真道。

    “嘛,虽然我想说阿姐她没那么多讲究…”白言说着,忽然想到他们相认那一日,“唔,也不完全是,当时认我的时候她就穿得一本正经…还抹了香粉。”

    “这是为了互相表示尊重。所以礼仪,规矩,都是重要的事情。啊,待会儿明秋你帮我看看,穿哪一件好看些?”

    “…你是要在这换?”

    “对呀,明秋要看,也是可以的哦。”慧音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勾人。

    “唔…”

    白明秋很自觉地背过身去,然后把五感尽力收敛起来。

    以白明秋现在五感的程度,跟慧音拉开这点距离就跟没拉开一样,要是不收敛,自己背不背过身,效果都是一样的。

    慧音噗嗤一笑:“将军,怎么了?不敢看了吗?”

    “小丫头你别撩我知道吗?”白明秋好笑道,“信不信我真回头。”

    “你倒是回头呀~”

    她慧黠笑着,随手便拉了一道帘子出来,把白明秋和自己隔开,不过换衣服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听来倒是很诱人。

    慧音在帘后一边换着衣服,一边用话语撩逗白明秋,“反正小时候哪儿都被你看过摸过了…”

    这把声音里透着一股子我见犹怜。

    “喂…那时候你连化形都做不到,我摸的只是一只小白泽兽啊!”

    “我不管。”

    “…妹红你过来评评理!”

    白明秋闭着眼走到门口,把门打开,藤原妹红已经带着淡淡的笑意站在门外了。

    妹红走进来,问道:“你们在干嘛呢…?”

    看来刚刚才到的妹红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妹红你看,怎么样?”

    慧音一边说着,一边从帘子里走了出来。

    一头银白秀发垂到色调为蓝的唐装上,如瀑布零落,衬托出慧音仙幻般的气质,而她的笑容又将冷色调的整体染暖了几分,两者糅合,让慧音俨然呈现出与平常不同的美。

    她捻起衣角,轻轻转了一圈,有些俏皮,却更显出仙气。

    别说白明秋了,就是妹红也呆住了。

    “好,很好看!”

    “嗯!”

    两人同声夸赞起来。

    得到这世上最为看重的两人的称赞,慧音的笑容灿烂如霞。

    “妹红今天不打算换套衣服吗?”慧音笑道。

    妹红倒是依旧是那身红白打扮,穿着一条绣着不知名符箓的红色背带裤,随意披散的苍白秀发上随便扎了几个蝴蝶结,双手插在口袋里,跟平时毫无差别。

    白明秋以前问过妹红为什么喜欢穿裤子,得到的回答果然不出他所料,就是“方便”。

    方便打架,方便穿脱,总之比裙子什么的累赘好多了。

    “今天不是见四季吗?都是熟人,就没想着了。”妹红说道,“倒是慧音,你跟四季以前是平辈论交,现在突然低了一辈,会不会尴尬?”

    妹红这一番问话是体贴的,连白明秋都暂时没有想到这一层,可见这二人对彼此熟悉和关切之深。

    慧音宛然一笑:“不会啊。对于我来说,明秋是最重要的人之一。映姬既然是明秋的姐姐,那就也是我重要的人,喊一声姐姐有什么喊不出口的?而且跟映姬关系好,尴尬不就消失得更快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