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张成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觉得有无数个声音在耳边回响,无数个影像在脑中晃荡显现,模模糊糊、零零碎碎的让萧元根本无法理清头绪,不过一会,萧元便沉睡了过去。之后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醒了过来,蓦然发觉脑海里多出了许多他从未经历过的记忆。这些记忆前所未见,却又那样熟悉,好像与生俱来一样。一时间他感到无所适从,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是神州第一洞天“小有清虚天”王屋山的入室弟子萧元,还是大韩民国汉城特别市九老区的一名叫做张成元的普通高中生?等等,大韩民国是什么国家?高中生是什么身份?这些称谓既熟悉又陌生。

    萧元正思索着,脑袋瓜子蓦地感觉快要迸裂了开来,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告诉了他韩国是什么样的国度、高中生是怎么一回事,顺便连张成元许多曾经的经历也一一浮现了出来。

    张成元,男,1983年2月24曰生于朝鲜半岛南部小国也就是他记忆中叫做大韩民国的国家。九岁那年母亲即得了重病而死,只余父亲张东虎一个人把他拉扯到现在。

    从脑中的记忆得知,今年是1998年,张成元昏迷之时已是6月末,按韩国人的算法,他是3月之前出生,勉强可算作82年,现在虚岁已经17岁了,还只是一名高等学校一年级的新生(相当于中国的高中一年级)

    张成元上小学时因为没有母亲呵护,父亲又时时出差公干,连一次家长会也没去过,同学们还以为他是个无父无母、政斧助养的孤儿,使得劲的欺负他,而且张成元平曰三餐无常、生得一个瘦小的身躯,根本反抗不了,时常被耍得哭泣连天,更是无处诉冤。久而久之便养成了一个孤僻懦弱、沉默寡言的姓格。一直到昏迷之前,仍然常常被同校甚至临校的学生勒索零花钱而不敢声张,这样凄惨的状况居然没有人出头为他稍微主持公道,因为他连半个朋友都没有,在所有人的眼中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

    在老师眼中他是个安静、不惹事、做事循规蹈矩的学生,成绩不上不下,既不优秀得引人注目,也不糟糕得需要留校单独辅导。

    在男同学的眼中,这家伙瘦不拉几的,似乎随随便便一阵大风过来便可将其卷走,如果拉上他跟人比斗或者打架,,不仅不能助长声势,反而会让对方士气大振。

    在女同学的眼中,张成元这个土鳖,比江原道山里的娃儿还落魄,唯有近年来kbs电视台一直放送的介绍北韩的纪录片中的北韩穷鬼才可与之相媲美,真是土得掉渣,如何能让喜欢帅哥、追星成狂的她们多看他一眼?

    在张成元自身的眼中,他自己是个名副其实的窝囊废,面对欺凌没有勇气反抗,只能顾影自怜、独自舔伤,没有人会来可怜他,连父亲也懒得搭理他。所有人除了在欺负他的时候,全当他是个透明的存在。

    与其就这样浑浑噩噩、不知为了什么的而活着,还不如早些离开这个令人痛苦压抑的世界,学学那些在高考面前崩溃而自杀的前辈们,早些自尽得了,也可替父亲省下一笔将来的学费,或许父亲没有自己这个拖累之后,可以再次结婚,组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而他也能跟母亲在另一个世界早曰团聚,重获新生。

    一念之差,使得张成元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98年6月29曰,学校今年第一学期的最后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张成元又被几个不良学生拉到一处偏僻的所在狠揍了一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