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2.302结局篇:你再穿上一次,我就放你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至于你和我哥到底要怎样,我想还是你们两个好好聊聊。”

    也不知道她听见没有,撑着下巴,看着窗外,久久发呆不语。

    “如果我哥没强迫过你,敏娜,你给我句真话,如果他追你,你会对这样子的男人心动吗?”

    闻言,敏娜一截一截朝深深转回头来。

    ……

    江城气温跌至零下,傍晚时分,天边橘色晚霞,空气却异常清冷。

    敏娜家的独幢小洋楼很是气派,虽没有花园,却也叫人赏心悦目。

    计程车离开,深深往肩上拢了拢包带,举目望了望眼前这幢楼,记忆不禁回到很久以前的一幕。

    她和敏娜是大学时期的好友,但她来敏娜家的次数并不多,敏娜也从不和别人提及家里情况。

    “深深,进来。”

    站在玄关附近,一眼便能看见倚在沙发上那个慵懒的男人。

    敏娜心情似乎受到影响,转头看向深深。

    洪兆南果然逗留在敏娜家中。

    深深踏进邹家,换鞋的时候沙发上的男人发出一声笑:“我家小妹来了。”

    一时间,深深觉得有些奇怪,便转脸朝那边看了看。

    不时便看见背对她的那张沙发上也坐了一个人,背影似乎有点熟悉,但让她想起这人是谁并不是因为他的背影,而是茶几上放置的一样东西。

    客厅不算太大,胜在装修奢华,冬季日照短,近夕时分家中已经点灯,吊灯光线白晃晃的。

    茶几上那个印有品牌LOGO的购物袋摆放在深深一眼能看见的地方,但她怔了一下,有点不敢置信。

    去年圣诞节夜晚,四爷公寓的地下车库,那个扮演着许微美的“女人”,手中提着的正是这个购物袋。

    深深提包大步上前,亲眼看见坐在背对她方向上的男人,是文非凡。

    天色已晚,文非凡脸色如冰冻的湖,结着清凌凌的冰渣子,仿佛睫毛都上了冻。

    他纹丝不动,连看她一眼都不曾有。

    “小妹,你看看这里面的东西。”

    洪兆南的一句话以轻飘飘的语气抛出来,深深回头,目视她老哥斜倚着沙发,正含笑点烟的英俊模样。

    这客厅的四周,站满的全是洪兆南带来的保镖,一个个黑压压的人影,压的人透不过气。

    邹寄文就在此时,从客厅旁的一间房出来,手里端着一只茶壶,走到沙发边,对深深点了个头,慢慢坐下。

    敏娜提着包,风一样的从众人身边路过,邦邦邦的脚步声,错乱不堪的上了楼。

    二楼一间房门被摔的震天响。

    邹寄文笑了笑,不太好意思的对洪兆南说:“这孩子,叫我惯坏了。”

    洪兆南并不说话,满脸笑容。

    深深吐出一口气,从二楼敏娜房间收回目光,低下下巴颏。

    她往前迈出一步,低头一看,那只购物袋中所有的东西全部呈现在她眼前。

    虽和她想象的一样,但接受起来,还是有些困难。

    和许微美一模一样的黑风衣、灰西裤,还有一顶酒红色长假发。

    洪兆南轻笑的声音传出来:“文非凡,你要了解我,就不该拿我家人开玩笑。”

    深深却扭脸就问:“展望跟你说的?”

    “需要他跟我说么?”忍不住凉凉掀起眼皮,扫了深深一眼:“你们两个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勾当,我找人查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文非凡自始至终坐姿笔挺,毫无胆怯忌惮之色,本话不多,如此一来,更加沉默寡言。

    “让他走吧。”

    洪兆南并不搭腔,他架着腿,漫不经心靠着沙发背,吞云吐雾。

    邹寄文却说:“深深小姐,你去楼上看看敏娜吧。”

    她转身,与这位邹大关长四目相接。

    不知道她老哥和邹寄文到底有何种秘密联系,但邹寄文的眼神写满了他的内心活动。

    深深看的出来,他是极度希望用敏娜与她老哥结亲的。

    “哥,让文非凡走吧。”

    洪兆南不偏不倚的定睛看向文非凡,手中烟丝袅袅,整个人冷肃又透露着一丝疏狂。

    “既然你扮女色扮的这么成功,不如也让我开开眼见。”

    深深在心底恼起展望这种冲动的行为,原本已经解决的事情,平地又来一阵风波。

    “文非凡,你走吧。”

    坐姿笔挺的文非凡,只是抬眼看了深深一下,就被四周排列开的保镖盯上。

    他们跃跃欲试般,似乎想要拿捏住他。

    “哥,让他走行不行?他是我四爷的朋友,你要我怎么办?”

    洪兆南慵懒成性的倚着沙发,并未搭理深深的话,指端蓄着的烟快要燃尽。

    他凉凉扫了文非凡一眼:“你再穿上一次,我就放你走。”

    想到圣诞夜和第二次便利店的一面之缘,深深转头问文非凡:“文叔叔,你伪装的真的很好,我根本没认出你,你就这么不希望四爷和我在一起吗?”

    “对。”文非凡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不希望四爷和你在一起,两年前他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一次重新站起来,我希望他走的更远,这天底下这么多女人,何必找你这样的。”

    他言辞锋利,双眼清明透彻,是不含一丝一毫杂质的。

    深深就知道,文非凡对四爷忠心耿耿,他希望四爷接下来的人生路一帆风顺,而他也继续跟在四爷身边做事。

    现在他离开四爷,无疑是因为她。

    这样的事情让她心情很沉重,她没想过会变成让四爷和文非凡反目的那个人。

    “我哥已经答应我和他的婚事,你不用对我这么大的敌意。”

    文非凡笑了笑,露出一丝嘲讽:“你们也不用这么大口气,天底下不想巴结你们的人有的是,看不起你们的人也有的是,我倒是欣赏邹大小姐,像邹大小姐这种个性的女人,洪兆南你还配不上她。”

    深深提着包在沙发上坐下,心头一抽一抽。

    洪兆南的好脸色依旧还在,徐徐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按在烟灰缸中。

    “邹大关长,你也听到了,这事还要浪费我多少精力?”

    另一张沙发上的邹寄文一直捧着茶壶,闻着茶香,但眉头从未松开过,神情泛忡。

    二楼毫无声息,仿佛敏娜根本不在。

    深深捂了捂额头,才将头发挂到耳后,框架眼镜拿下来,放在皮包中。

    她看人不算太清晰,文非凡的脸模模糊糊。

    “你走吧。”

    文非凡面色沉肃,目光留意过洪兆南的脸。

    那个已经抽完一根烟的男人,闲适的倚着沙发,对他小妹的话并未作答,也并未留意他的行为。

    靠在那儿,似是正在琢磨事情。

    文非凡起身,转身时被一圈朝他围拢过来的保镖挡住。

    深深起身,低头对洪兆南说:“我心情不好,让他先走。”

    洪兆南微阖了阖双眸,眼角眉梢一番懒散,抬了抬手,那群保镖纷纷散开。

    文非凡脚步微顿,过几秒后,大步流星离去。

    ……

    深深到二楼找敏娜。

    敲两下门后拧开门把。

    刚打开一条缝,房里的人传来大叫:“滚出去!!”

    同时,一颗抱枕结结实实砸在深深头上。

    深深弯腰拾起,并说:“是我。”

    敏娜没有说话,转身扑回床上,用被子蒙住头。

    深深迈步进来,反手阖上门,拿着抱枕站在门口半分钟左右。

    独属于女孩子的房间,温馨干净整洁,桌上和飘窗摆满了琳琅满目未拆封的礼物,还有商场大牌购物袋。

    “我哥又用金钱对你狂轰滥炸了?”

    元旦回国后,敏娜没能再回美国,被邹寄文困在家中,整日不见阳光,洪兆南三天两头往这边跑,每回来,皆送金额庞大的礼物,但她恨不得放把火把这地方烧掉。

    敏娜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被子蒙住头,隐约看见她肩膀瑟瑟发抖。

    心知她在哭,深深也无力安慰。

    她哥伤人在先,19岁的女孩还是花骨朵一般的年纪,用那种方式占有,谁都不能接受。

    敏娜表面坚强,可是内心脆弱不堪,或许比她还要接受不了打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