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01.301结局篇:折腾的牙龈上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但这么好的条件,豆豆他不知道利用。

    他不爱看小满儿,甩了头,倒挂着身子弯下腰来,对着站在地上的小王子乐呵。

    小王子伸手抓住了豆豆的手,但笑不出来,估计正在难受呢。

    他老爹为什么不抱他抱豆豆啊?

    深深从顾小亮房间出来,恰好看见楚王子小朋友噘着小嘴不高兴的样子,她就走过去,弯腰把小王子抱起来。

    怀里晃了晃,笑眯眯问他:“小王子怎么不高兴了?搀”

    豆豆一看这情况,立刻张开双手,对着他妈妈哼唧道:“妈妈,抱,抱。”

    ……

    临近傍晚,四爷、楚燕西和顾父顾母告辞。

    叨扰了一下午,也没让小满儿睡个好觉,孩子妈妈也睡不好,挺抱歉的,但顾父顾母是真热情,挽留他们在家用晚餐,但还是被四爷委婉谢过了。

    驾车带一家老小回家。

    还是和来时一样,深深带儿子坐副驾,楚燕西带他儿子坐后座,但也不出意外,车子还没开多远,豆豆又挪到后座去了。

    两小孩儿精力真是好,玩了一下午也不累,车里也不闲着,咿咿呀呀说话,讲的慢些能听的懂,讲的快了就属于他两那一国的婴语了。

    “燕西,去趟超市,晚饭交给你了。”

    扶着方向盘的四爷,笑眯眯的抬头觑了眼后视镜,与楚燕西肌肉狰狞眼神含恨的模样相撞。

    于是四爷哈哈大笑。

    姓岳的,真有你的,去你家做客,让我烧饭煮菜。

    ……

    晚餐7点半左右开始。

    家里没婴幼儿饭桌椅,只能大人抱着,但两位小朋友实在闹腾的很,刚上桌,就开始折腾,不是拿筷子敲敲碗,就是把勺子倒扣在桌上,深深实在没辙,把两小孩又抱下桌去了。

    楚燕西从冰箱找了瓶雪碧过来,边走边对深深说:“我们先吃,吃完再喂他两。”

    深深正蹲在地上,对两小孩头疼的没辙,听到楚燕西的话,索性站起来,往餐桌回来。

    “我先喂他们,喂完拉倒,让他们去玩。”

    楚燕西笑眯眯的,一边拧雪碧瓶盖,一边说:“果然还是女人心疼孩子,这事放我这,饿他都正常,小孩子不能太惯。”

    雪碧打开,冒气声听起来很爽。

    他拿起四爷杯子,就说:“来,让咱们开一瓶82年的雪碧庆祝一下新店开张。”

    四爷炒完菜,去浴室洗了个澡,门刚打开,就听见楚燕西在那废话连篇。

    “不是说好喝酒的么?你搞的这是哪一出?”

    沿着桌边走到他位置上,四爷低头看了看杯中的雪碧。

    楚燕西在对面笑眯眯的,又拿起深深的杯子,倒了点雪碧。

    “喝雪碧一样的,老岳,你也少喝点酒,酒对米青子影响特别大,还想生二胎的话,尽量控制一下,咱们搞瓶雪碧也是一样的。”

    说着,他便笑眯眯的将倒满的杯子放在了深深位置上。

    深深拿着碗筷从厨房出来,站在桌边给孩子准备晚餐,一边舀肉沫蛋羹一边说:“准备跟于娜姐生二胎?”

    “是啊,这年头,家里基本上都两个,孩子有个伴,成长起来不孤单,我和于娜老了,他两还能分担着服侍。”

    深深笑了笑,没抬头,又往碗里夹了点蔬菜。

    “你没看网上新闻,有些孩子很反感爸妈生二胎吗?甚至以死相逼。”

    “现在孩子都是个小人精,这么点点大,倒知道来个弟弟妹妹会分自己的爱,像我们那会儿,哪懂得这些啊,就想着要爸爸妈妈给咱生个弟弟妹妹呢。”

    深深笑着认可:“这倒是真的。”

    盛好两孩子的饭菜,深深去了沙发那边,一声吼,把两小孩吼到自己身边来。

    四爷在位置上坐下,回头看了看深深和两个小朋友。

    看她坐在沙发上,已经开始给两个小人喂饭了,才转回脸,拿起酒杯,和楚燕西先干了大半杯雪碧。

    这次翟田过来,主要是想投资新店的,中午在自家餐厅吃过饭,这事已经板上钉钉了,所以四爷和楚燕西都特高兴。

    新店开张,意味着能赚更多的钱。

    用楚燕西的话讲,年轻那会儿还想着泡妞,现在又当爹又当妈了,一门心思就是赚钱,对任何赚钱以外的事不感兴趣。

    这话听着也算那么回事,毕竟肩上有担子。

    楚燕西用筷子夹起自己炸的牛排。

    牛排老大一块,也没切,他也懒得切,直接上嘴啃,边啃边说:“新店开了,我就辞职,到这边来发展。”

    四爷在对面吃着菜,抬头觑了他一眼:“那你老婆孩子呢?总不能也带过来吧?”

    “带过来啊,我在哪他们不肯定在哪嘛,就像深深投奔你一样。”

    他想了一下,边咀嚼炸的有些老的牛排边说:“也不是,你两是你投奔她的,不过无所谓啊,反正夫妻两个不肯定待在一起嘛,不然还叫夫妻啊。”

    坐沙发那儿给两小孩喂饭的深深忍不住抬头看了楚燕西一眼。

    看见四爷摇头,她便没说话,转脸又伺候起两祖宗来了。

    四爷坐姿闲适,肩背宽厚,却也挺括。

    他摇摇头,稍稍抬起扫了楚燕西一眼:“你家难讲,你老婆那性子,能放弃她自己事业,跟你到这边来?”

    “我给她干个经理就是啦!”

    楚燕西嚼着难嚼的牛排靠向椅背。

    “孩子都生了,她还不为这家付出点,那就太讲不通了,实在不行,我先带楚王子过来,她不想我,不能不想她儿子吧?总归是要过来的。”

    四爷但笑不语,低头吃菜。

    楚燕西看他筷头始终不往牛排盘子里面插,就忍不住说道:“尝尝我自创的煎牛排啊。”

    四爷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举着筷子挥了挥,面上挂满微笑:“看你咬成那样,八成已经废了,我敬谢不敏。”

    楚燕西没好气的白了四爷一眼,又趴向桌子,夹了第二块难嚼的牛排,死命的嚼起来。

    自己煎的牛排,牙崩断了也要吃完。

    “深深,过来吃饭啊,这男人的酒桌,没个美女好奇怪啊。”

    正低头闲闲吃着菜的四爷,嘴角一抽抽,忍不住抬头扫了楚燕西一眼。

    深深对这话倒没什么反应,就是被两小孩折腾够了。

    吃个饭而已,整成了马拉松,还得追着赶着哄着两小祖宗吃饭。

    “你们先吃,给我留一口就行。”深深用大腿把小王子一夹,好险就让他又嘻嘻哈哈跑了:“张嘴。”

    一勺子饭菜喂进了小王子嘴里,小嘴巴塞的满满当当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可恨的是那个豆豆,挣脱了他妈妈的束缚,还不安分的跑到墙边对着小王子笑,明摆着芶吲人家。

    小王子可劲的着急,想过去跟他玩,就一个劲在深深怀里挤啊挤的。

    ……

    凌晨时分,天空特别寂静。

    深深换好睡衣,涂抹了护手霜,走去窗边,将窗帘拉上。

    国内已经临近农历新年,这次回去,算是一段新的旅程,新的开始。

    夜凉如水,她感觉身后有人将她拥住,眼角余光看见那个人俯低头,轻轻的贴着自己。

    深深低头,将十指与他紧紧握在一起。

    楚燕西和楚王子睡在隔壁卧室,不知会不会打鼾,深深掀被时笑着问了一下。

    “所以你一定要赶在姓楚的睡着之前睡着。”

    “睡着了也有可能被他的鼾声吵醒。”深深一面躺下来看着熟睡的儿子,一面笑着讲道:“我们要不要把小王子抱过来?”

    一孩儿相隔的床上,四爷穿着格子睡衣裤,神采奕奕的问她何出此言。

    深深说:“楚燕西不是打呼噜么。”

    “你是嫌这些电灯泡不够多是么?”

    说罢,男人的大手越过小朋友,带着挠痒的力度,放在深深腰上。

    动静不算大,但小朋友睡梦中不安稳的动了动。

    算一算,这是第二次一家三口一起睡觉。

    闹腾了一晚的小朋友,现在拿根牙签也撑不起他的眼皮来。

    宁静的夜,四爷熄了灯,房间黑黢黢的。

    “深深?”

    “嗯?”

    隔着小朋友,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